澳门黄金城赌场
  ·把本站设为首页
首页 明光概况 工作动态 新闻视窗 理论武装 精神文明 文化建设 外媒看明光 基层传真  
 今天是: 明光天气预报:
谆谆家教言 殷殷慈父爱
时间:2015-10-14 09:40:59  来源:明光政府网  作者:卢清会 点击数:

            再过几天就是父亲节了,往年这个时候,我都要提前带着老婆孩子,买点礼品到老家去看望我的父亲,向他老人家道一声“父亲节快乐”,但从今年起,我的这个小小的愿望成了奢望,因为两个多月前,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

  出生于上个世纪40年代初的父亲,自小家境贫寒,祖祖辈辈以务农为生。父亲是那个困难家庭中唯一上过学的人。父亲16岁那年,疾病和饥饿夺去了爷爷、奶奶和大伯的生命,正在读高小的他被迫辍学,不得不寄居在二伯家中,为了减轻二伯家的生活负担,他常年在外帮工,风餐露宿,食不果腹。

  父亲文化不高,但凭着聪明好学,算盘打得特别棒,在大集体年代,他当过生产队的会计,村里许多人也都找父亲管理过账务,他总把每个帐目都做得利析秋毫,一目了然。父亲还自学简谱,对二胡之类的乐器非常精通。尤其是他练就了一手好字,每逢过年,父亲总是无偿地给村民写春联。虽然父亲在生产队里管账目,但他总带头忙生产,经常在生产分工上照顾那些更加贫困的家庭。在我的记忆中,父亲几乎没有停止过劳作,他辛劳的汗水洒遍了我记忆中的田间地头。父亲就像一头辛勤的耕牛,永不停息地奔跑在田野上,直到生命的最后,连同他的身躯都葬在那里。

  孩提时代,父亲总是教导我们,知识改变命运。他经常激励我们要好好学习,懂事非,明事理。他让我们兄妹五人全部上学,这在当时的农村是不多见的,特别是对一个十分贫困的农村家庭来说更是不可思议的。为此,在别人家纷纷盖起宽敞明亮的瓦房、楼房时,我们家仍住着破旧简陋、摇摇欲坠的草房;在别人家纷纷吃上香喷喷的大米饭时,我们家仍然吃着带着霉味的玉米糊糊;在别人家纷纷购置电视机等“现代化”家用电器时,我们家仍靠“半导体”了解外界信息。

  父亲没日没夜的操劳让我看着心碎,高考落榜那年,我曾有替父分忧的念头,悄悄地跟随同学到广州、东莞、珠海等地去打工。父亲知道后,十分恼火,马上写信让我回来继续补习。这样我又回到高中课堂,继续去攻克我曾经没有攻克的堡垒。当邮递员把大学本科录取通知书送到我们家的时候,父亲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可以看得出这一天几乎是父亲几十年来最开心的一天。紧接着第二年我弟弟也考取了大学,这在当地是破天荒的。当亲朋好友纷纷向父亲表达祝贺时,父亲却因学费而皱起了眉头。在那个粮价超低而城里消费价格较高的年代,怎么能够同时供得起两名大学生在城里的花费呢?父亲除了卖猪、卖牛、卖粮等,或到亲戚、朋友、邻居和银行处借钱外,又购置了蜡烛机,做蜡烛卖给当地农民;又泡上黄豆,用水磨子拐起豆腐卖给附近群众。于是,那些年每当附近集镇逢集,总能看到父亲在集镇上推销蜡烛的身影;每当冬季冰天雪地的清晨,总能看到父亲挑起他的豆腐挑子,走村串户吆喝卖豆腐的情形……

  古人云: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孝而亲不待”,父亲就这样匆匆地离去了,父亲患病期间,我因工作忙,只带他去过几次医院,平时在床前尽孝也很少,如今空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。倒是父亲,即便在病中,也还随时关心着我,经常会问:“工作咋样,还顺心吧?”每每想起父亲的那份关怀与牵挂,想起早年他为儿女吃的那些苦,我便泪水沾襟,不能自已,在父亲节来临之际,写下对父亲的祝福……

  父亲安息!

主办单位:中共明光市委宣传部
电话:0550-8036681 传真:0550-8036683 地址:明光市政府办公楼五楼 邮编:239000
总访问: 技术支持:滁州中天科技